所在位置:首页 / 廉政教育

代代相传 筑廉政之墙

来源:发布时间:2019-07-16 12:04

  

  第十六次站在这里,4月的阳光多了几分炽烈,漫山遍野的黄土地和迎风而立的常青树尽收眼底。我蹲下来跪立在墓碑前,“操如松柏清如竹 言可经纶行可师”,这副挽联早已烂熟我心。松柏之志,青竹之骨,是啊,躺在这里十六年了,爷爷的这般风骨仍像今天的太阳,明晃晃的照在我心里。

  我轻轻擦拭着石碑上的灰尘,关于爷爷的往事浮现我脑海。爷爷啊,一生不过55岁,那时候大家一口一个“王书记”的叫,虽是镇党委成员,也很少落家。偶尔听到道场拐角爷爷的咳嗽声,我与哥哥赶紧收起捉好的蜻蜓、捏好的橡皮娃娃,从晒席底下抽出书,假装正经地诵读。那时的场景有多戏谑,而今想起就有多心塞。似乎爷爷惦记的永远都是我们功课、书法。他总是说,练字要练出一个人的模样,那时年少,我怎能懂得那般模样。

  他走了,但他年年过年只顾写对联送给乡邻右舍,都不陪我堆雪人的事儿;他偷偷把奶奶给他烙的饼送给邻村王二寡,都不舍得塞给我的事儿;他拒绝村里余大叔的顺风三轮车,又“抠门”不掏钱,“害”我走了几十里跛了几天脚的事儿;他明知计划生育政策有变,都不给村里打招呼,以致于我珍贵的黑白电视机一去不复返的事儿;明明能为我争取一个去镇里读书的名额,却眼睁睁让给镇上开磨房的李伯伯,害我冬天六点就要顶着寒风,走老远山路的事儿……一件件,一桩桩,我怕他,更怨恨他。多想缝年过节,爬上他的膝盖,吃个烤红薯,听他给我讲个故事……而爷爷总是板着脸,年年给我压岁钱都是严肃地说“好好学习”,小时候的我无法理解、耿耿于怀。即是老干部了,为乡亲们操劳一辈子,徒步几小时,在乡亲们家喝口酒能咋了?乡亲们为感谢他送的一大袋炸米花、彩虹豆为啥就不能分给垂涎三尺的我们,还要责怪奶奶没看好家?在我十二岁那年,“无情”“冷漠”的爷爷永远地走了。我记得锣鼓喧天中,乡亲们抹着眼泪,送挽联的单位大姐一把拉着母亲的手,不住地点头又摇头。

  记不清我是何时原谅爷爷的 “自私” “无情”,明白他的良苦用心的,慢慢的长大,我越来越想念他。直到有一天我听说父亲把老家的地直接让给村里修路了,还说咋个方便就咋个修,才顿悟,原来我想念的人、敬佩的东西从未走远。“那般模样”不就是一个清正为公的共产党员的模样吗?爷爷的一生太朴实,一言一行都在实践着一个共产党人的承诺。“清如秋菊何妨瘦,廉似梅花不畏寒”,公忠廉能,正气浩然。

  父亲的骨子里流着那一样的血。曾经我埋怨父亲,反问父亲,当时为何村书记跑几趟请你去当村主任你都不去,你要是去了,咱妈少吃多少苦,你咋那么傻?父亲却说“乡亲们难免请我做些事儿,我这人脸皮薄,但不能对不起公家”。直到那天我才恍然大悟真正的大傻瓜是我啊!

  一个共产党人可以被误会、被污蔑,但不能破了规矩、失了畏戒、负了民众!“铮铮铁骨何曾惧,岁月沧桑志亦坚”,父亲,即使走过太多踉踉跄跄,却不曾污了共产党人半点清风,宁愿清贫一生,也不徇半点私情,他值得我用一生去仰望。

  十六年,我已从豆蔻少年长成刚毅青年。做为一名纪检人,我既没在高举利剑绝腐败的一线,也没在奋起金棒断魍魉的战场,身在纪检机关“后勤保障”的岗位上,我谨记一句“清正在德,廉洁在志”,祖父辈们廉洁为公、无私奉献的一生正在我的生命中延续,没有可歌可泣,没有鲜花掌声,这些让我铭刻的故事,鞭策着我以勇敢纯洁的信念大步向前,心中存畏戒去侥幸,胸中长才干消汲黯,指引着我将自己的路伸展出一个光彩的明天,期待“浩气漫卷朗朗乾坤,忠贞砥砺泱泱中华”的美好明天!(武当山特区纪委 王秋月)